中国文明网地方文明网站群热线电话:028-56562562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讲文明树新风

30载苦盼 攀枝花米易小伙终于回家了

发表时间:2018-10-12 | 来源:

  “我的儿子,你终于回来了,走,我们回家!”9月27日上午11时,米易县丙谷镇观音阁街鞭炮和锣鼓齐鸣,犹如过节一般,在乡亲们的掌声中,老街居民陈汉文和他失散30年的儿子陈路生(现名程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父子俩都流下激动的泪水。
  为了这一天的团聚,陈路生和他的家人都等了太久太久。
  终于等到你,我们一直没有放弃
  时间回溯到30年前的1月3日。这天,陈路生的母亲刘玉之带着他去赶集,一时大意,年仅1岁半的陈路生被街边卖红薯的唐某抱走。几天后,唐某将陈路生带到山东陵县于集乡,因未找到买主,遂将陈路生遗弃在山东德州火车站。
  发现陈路生不见了,家人立即报了警,民警们虽努力寻找,但终因信息量过少,始终未能查到有价值的线索。
  1991年2月9日,唐某因拐卖人口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从弟弟突然失踪的那一天起,家里就像变了一个样,大家都茶饭不思,父亲、母亲相继病倒。”大姐陈雪华回忆,当时自己只有5岁多,弟弟走失,母亲天天以泪洗面,父亲每天跑车早出晚归。尽管如此,只要有了一点积蓄,父母亲就会想尽办法,到处打听弟弟的下落。
  30年来,陈汉文和刘玉之一直未放弃过寻找自己的孩子,他们到报社、电视台登过寻人启事,也去过其他地区参加寻亲节目,甚至沿街询问路人,但一直杳无音信。
  “为了找到儿子,家里再穷也没忘记交网费。”在陈汉文看来,网络是他最后的希望,一个连拼音都不懂的农村汉,硬是在女儿和小儿子的帮助下学会了使用电脑。一有时间,他就守在电脑面前,寻找一切可能找到儿子的可能,同时,他向“宝贝回家”网、《等着我》栏目发出了求助信息。
  2015年,通过网络和一档寻亲节目,陈汉文得知山东德州有一个和自己儿子年龄、相貌相仿的男子也在寻找自己的亲人,这让陈汉文一家看到了希望。可当陈汉文找到这名被收养的孩子后,经过DNA比对,希望再次破灭。“满心期待地赶过去,结果却让大家更加无法接受,母亲也因为寻子心切,一病不起,最后被检查出脑溢血。”陈雪华说。
  被人收养长大,想找到亲生父母
  另一边,仅1岁半的陈路生被遗弃在德州火车站后,被一对好心的夫妻收养,并改名为程东。
  “养父母对我挺好,为了让我上学,姐姐四年级就退学了,但一直供我读书。”陈路生回忆,自从记事起,养父母就没隐瞒过自己的身世,也告诉他是被捡来的,村里的人都知道。
  随着年龄的增长,陈路生的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现在过得怎么样。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再三思量后,陈路生决定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
  “我也经常看《等着我》这个节目,看一次哭一次,当时就在想,自己到底是被遗弃的还是被拐骗。”陈路生说,刚开始,他害怕自己寻亲的想法会伤害到养父母,但又不想给自己的人生留下遗憾。于是,陈路生悄悄通过网络查找相关信息,在一些平台发出了求助信息。这样偷偷摸摸的寻亲,让他感到非常对不起自己的养父母。
  “一次吃饭,我向养父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谁知道他们非但没有怪我,还非常支持。”陈路生说,随着NDA比对的最终确定,今年9月初,他接到警方电话,知道已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
  9月27日中午,看到亲生父母30年来找寻自己的笔记、电话簿、照片等物件,陈路生泣不成声。
  DNA比对,警方助力寻亲
  当天,陈汉文一家将两面锦旗和鲜花送到民警手中,感谢民警帮助他们一家团圆。
  尽管唐某在1991年就已经被判刑,但警方一直没有放弃对被拐儿童的寻找。今年,全国开展打拐工作专项行动,攀枝花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全面排查全市被拐儿童陈年旧案。同时,随着科技的进步,打拐DNA数据库也全面建成。 
  “2012年,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民警对陈汉文、刘玉之进行采血入库比对。2018年9月6日,民警在工作中发现,山东省德州市德城区黄河涯镇的程冬很有可能就是陈汉文被拐多年的儿子陈路生。”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龙放介绍,在攀枝花警方的多方努力工作下,在山东德州市公安局的协助下,最终通过DNA亲缘比对,确认陈汉文、刘玉之系程冬亲生父母。
  时隔30年,陈路生终于找到亲人。如今31岁的陈路生在山东德州的一家工厂上班,早已成家,孩子今年已经9岁了。为了庆祝一家团聚,陈路生的亲生父母备下了丰盛的“坝坝宴”。
责任编辑:刘 梅

公示公告


文明图汇

网站群 四川省地方文明网站 四川省主要宣传文化单位 新闻网站 全国地方文明网站 友情链接